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麒麟老祖

头顶一片蓝天,脚踩一方大地,行在天地之间,广交天下朋友。

 
 
 

日志

 
 
 
 

引用 【转载】高扬的审判,坠落的天理   

2013-10-08 01:53:54|  分类: 关注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姜北树

 

  夏俊峰最后的话:

 

  “我是正当防卫,不是故意杀人,我就是死了,我也不服。”

 

  “妻子要申诉,要照顾好爸妈孩子;儿子要好好上学,听话。”

 

  “恳求管教允许自己和亲人合影留念(被拒绝)”

 

  “感谢大伙(网民)陪伴我四年多......”

 

  这本来就是一场悲剧,对于小贩夏俊峰本人而言,对于死伤的城管而言也是这样。他们都有家庭,都有儿女,都有悲痛。如果城管可以文明执法,如果摊贩在谋生的时候能有尊严,这悲剧便能避免。但事实往往却不是这样。

 

  在万千刀下留人的呼声与浩荡民意的挽救下,小贩夏俊峰最终还是被处以极刑。

 

  2009年5月16日,夏与妻子在沈阳市沈河区南乐郊路与风雨坛街交叉路口附近摆摊时,被沈阳市城管执法人员查处,后夏俊峰随同执法人员到沈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沈河分局滨河勤务室接受处罚。

 

  2013年9月25日凌晨,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6时,夏俊峰妻子沈阳张晶在其微博称,法院来人,送达家属最后一次会见夏俊峰通知,正赶去看守所见其最后一面。

 

  这高扬的审判,看似匡持正义的判决屠刀,却有着如此巨大的争议声与不服。夏俊峰本人不服,我也不服,还有许多人恐怕都会觉得这判决难以服人。这不服的背后,是坠落般的天理失守。而这原本代表正义的审判,恐怕并没有因为小贩夏俊峰之死,而获得一丝一毫的正义威严。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古法。犯罪与违法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审判,为此行为付出代价,这是今日法律本无可厚非的前提。

 

  据夏俊峰家属透露,夏俊峰在庭审中称,自己先被踢了一脚,后又被打了下身,弯下腰时摸到口袋里的小刀,划拉了几下自己也不知道。辩护律师认为,该案的起因是2009年5月16日沈河区城管申凯、张旭东等十几人进行野蛮执法。夏俊峰不属于故意杀人,其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

 

  夏俊峰有罪,但罪不至死。至少这个死的法理判定,为众矢之的——对夏俊峰案死刑复核的质疑,背后巨大的舆论争议与挽留声,属于防卫失当的客观缘由,以及其心主观犯罪动机的不成立。这些,都有充分的理由去反诉死刑判决的不妥。

 

  2013年6月,贵州民警枪杀2名村民案,获刑8年,法院称是防卫过当。2011年11月,辽宁省辽阳市城管打死人案,主犯获刑11年,两从犯获刑3年。2013年7月,湖南临武县城管用秤砣打死瓜农,赔了89万......我们看到,在诸多判决先例面前,人人并不是一定能平等。这不平等,让人不服。

 

  司法公正不应该受到外在因素干扰,但好的审判,从来不会把罪者选择性地往律法条文中套。有人可以获得一个大打折扣的惩罚,而有人却一定要被往死里套。 舆论总是有一定的合理性,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认为对夏俊峰的处决不公?这质疑便是天理。

 

  夏俊峰是辽宁省铁岭县人,与妻子在沈阳摆摊为生,每天有百十元的收入。夏俊峰有一个儿子,今年11岁,夫妻俩想通过摆摊赚钱改善儿子的学习条件。夏俊峰一家共五口,家里固定的经济来源是夏俊峰60多岁的父母。夏俊峰的母亲每个月退休金800元,父亲是环卫临时工,每天扫街,月工资700元。

 

  而长久以来,摊贩谋生权被缕缕挑衅与剥夺,他们始终生存在一个恶劣的环境当中。

 

  天理认为,这杀人的夏俊峰,是谋生的摊贩,为糊口而度日养家。天理认为,这杀人的夏俊峰,同所有的摊贩一样,他们拥有绝对谋生的权利,而这种权利不应该受到任何公权力的剥夺、驱逐,甚至蹂躏......

 

  天理还认为,这杀人的夏俊峰,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可以以任何方式捍卫它们。而这种条件下的捍卫,应当获得在法律判决面前的部分豁免。或一定程度的情有可原。

 

  即便是在乱世,没了正道和公理,还有天理和人心,这是最后的底线。与生俱来的天理,就包括可以为奴-役而反抗,可以为杀戮而自卫,可以为压-迫而揭-竿而起......到了文明社会,小贩夏俊峰为自保而反击,却被处以极刑,这,就是没有天理。

 

  而好的判决,必然融合天理的自然裁决,也必然倾听民意的声音。显然,挥向夏俊峰的屠刀,没了天理,又没有倾听巨大的民意声音。

 

  2011年5月9日上午,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终审宣判,辽宁省高级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夏俊峰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在可不杀而宁要强杀判决下,在有理的过失面前,在巨大的争议声中,斩立而决的屠刀是不顾情理的僵硬与绝灭。小贩夏俊峰应当受到法理的惩罚,但罪不至于,非要拿他去撑法律的威严吗?

 

  在法律和事实面前,杀人的夏俊峰是犯罪者,然而他的那种“犯罪“,原本就属于法律保护的范畴。

 

  高高扬起的审判,似乎只看到了犯罪的一面,以为这判决维持了司法正义和尊严,却不知道,这屠刀在万千呼声下失明,这”正义“,将付出人们对此耿耿于怀的民意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